丧少年光波=========>
此号用于寻粮,摄影纯属爱好,偶尔无聊扔一两张而已。

有一次从阿卡骑马回马西亚夫,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马西亚夫城门的路痴我,太兴奋,马还在快跑就往下跳,然后撞上城门的兵,一开始我以为没事,结果刚进去没几步身后就传来门卫的怒喝,然后,还没能跳草垛就死于围攻orz 然后复活点是阿卡城门[手动再见]

An Old Movie

正经居士:

艾登坐在老旧的的座椅上,换了个不那么难受的姿势,什么都是老旧的,座椅的皮革已经磨出凹凸不平的花纹,地上陈年的污渍看不出是可乐还是别的什么液体造成,他尽力挑了一个干净的地方放脚,他坐得不太稳,无论如何弹簧都会硌住臀部。真是糟糕的地方。

他低头看手机,白光照亮上方的一小块区域,这招来三个空座位以外的女人的的瞪视,正如之前的三十分钟里她所做过的无数次。然而,这次她终于忍无可忍,决定丢开素养:

“关掉你的手机,电影还在放。”

对,艾登·皮尔斯先生正在看电影,一部在好莱坞已无历史档案的老电影。待拆的电影院买不起漫威、DC甚至是A级片,就只能放放老电影,天知道...

我知道的一些托尔金相关在线资源

来自中世界: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是我现在有点担心有些东西再不存就要消失。

Tengwar在线转写器已经挂了(几个月前还能用orz),相当一部分Tengwar字体(我们非常熟悉和常用的Tengwar Quenya、Tengwar Sindarin、Tengwar Noldor等)的原作者(Dan Smith)网站写着This Content has been removed at the request of the Tolkien Estate。

本来许多资源就是好多年前的,也可能会因为无人续费而域名被回收。我两年前爬那些网站的时候就有许多已经挂了,但是今天发现那句因...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砸出了一个脑洞,鸡血地记了下来,可是后来越走越偏到最后连自己也不忍直视……我就记着,因为鸡血想了挺久的狠不下心删。如果有人看了,请在拍的时候千万不要伤脸。

埃齐奥通过鹰眼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人在佛罗伦萨四处游荡,极其像他曾经遇见过的那些骇人的可疑者。这个陌生男子似乎来自异国,穿着中东人的白袍,不可忽略的是,埃齐奥发现了他的左手无名指被截断了——这是几百年前刺客的标志。尽管这个人与埃齐奥同是刺客,但埃齐奥仍感受到了他的不同。这个佛罗伦萨人暗地尾随着异乡客,却反被其甩掉。后来这名刺客在埃齐奥完成一次刺杀后出现在埃齐奥撤离的路上,替埃齐奥干掉了一个追兵,并给埃齐奥留下了一句“马西亚夫...

说不出话来,就是,好。

请叫我面条子:

静下心来思考的好选择

 
 

. 皆宜:

陆维luv baker:

【人类的遗产】

戴上耳机听史诗系列。

说是交响,其实也不确切,因为加入太多现代摇滚因素,但是曲风也因此科幻了起来。

请务必等到53秒,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惊喜在等待着听众。

很多号称史诗震撼的曲子其实都没有一个主要旋律,仅仅搬出几组音阶了事,毫无味道。而这个却看起来没有主旋律确实暗暗地把最开始那段旋律作为基调。

网易听友评论:【我本来在一边看小说一边在听,但是听到一半我停了下来。...

Little witch:

Summer.:

The Last Goodbye.


#圖侵刪#

“同,同志……这根火柴,请,请一定……要送回营里……你往那边一直走,一直走,就能遇见咱们的部队……革命还未结束,可千万不能……中(qi)止(keng)!”

万幸之事(1)

塞维利亚城乡结合部:


Una notte a Napoli

在那不勒斯的一个夜晚 


Con la luna ed il mare

在这月亮和大海之间 


Ho incontrato un angelo

我遇到了一个天使


Che non poteva pi volar

他已不再展翅飞翔


第一章 黎明Mattinata


    清晨的到来从来不是戏剧性的。你得先从一堆鱼肚白开始慢慢涂抹,太阳的...

果实有点苦,即使煮熟后那种味道也好像要渗进舌头里,不过气味让人难忘啊,那种香气就跟我爸说的鸡腿一样。

Haru. Hello.:

每日一花 8.15

生日花:黃藥子Dioscorea bulbifera

花語:鄉愁

  黃藥子的別名是「旅行者的喜悅」,這種爬蔓植物生長在鄉下路旁的籬笆附近 ,看起來就像灰色的綿線垂掛在道路兩旁。旅行者看到這種光景,就會想起家鄉老 母織布的情景,因此它的花語就是-鄉愁。

  凡是受到這種花祝福而生的人,總是把自己的一生視為一段旅程,對於任何事 情都不會執著己見。感情方面也看得很淡,禁得起失戀的打擊。

别 ...

DTonG:

太赞了!!

存档:

DESTIEL·单恋30题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我曾统领世界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大海也听我号令起落咆哮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如今清晨独眠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

扫视曾属于我的街巷

I used to roll the dice

我曾指点江山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y’s eyes

敌人都对我畏惧三分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臣民纷纷高歌:

“...

Home is behind

远离家乡

The world ahead

世界在前方

And there are many paths to tread

千万道路由你闯

Through shadow,to the edge of night

穿过阴影 到达黑夜旁

Until the stars are all alight

直到群星全都耀眼闪亮

Mist and shadow,cloud and shade

阴霾雾霭 迷云暗影

All shall fade

都将散茫

All shall fade

都将散茫

RuBisCo:

【翻译】美队2设定集

史密森尼博物馆


过时之人

美国队长是二战时期最伟大的英雄,而这位活生生的传奇如今却站在自己过去那漫长的阴影之中,如一片浮萍在现代社会中漂泊。他悄悄去史密森尼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参观自己的纪念展,在那些业已陨落的战友们巨幅的壁画前挣扎于自由和恐惧间的一线之隔——这也是他的过去,以及作为神盾局一员的未来间的一线之隔。

“这一小段情节充满了情感和辛酸,因为它承载了队长的身份,以及他和Bucky之间的曾经。”制片设计师PeterWenham说:“把这么多信息融合成整体一次性体现出来是非常棒的任务,但是考虑到展览镜头仅仅只有一小部分,这...

SSABRIEL:

[美国队长:冬日士兵]Grab



"Bucky! Hang on!" "Grab my hand!" "No!" ...



叉骨不止一次地注意到洗脑后的冬兵总会独自靠在墙角的阴影里抱起胳膊,用他的金属左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右臂,两臂交握,好像他的左手已经不再认识他的右手似的,叉骨发誓有好几次他看到了冬兵的右臂上被他自己攥出了青紫的勒痕。

终于有一次他忍不住上前去问:“你在做什么?” 冬兵仿佛惊到般浑身一震,叉骨觉得对方几乎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但冬兵很快恢复了平常的语气,他说...

2 / 2

© Felixa | Powered by LOFTER